岁月

中国儿童资源网

岁月

  我站在门前,抬起头,看了看那棵已经毫无生机的柳树。
  在这个不大的四合院生活,转眼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在我还不懂事时就已经守候在了这里,时间久到连院里的老人们都说它是“老古董”了。
  这棵树也是如此。听父母说,这棵树与这个院子的岁数差不多。在数不清的四季轮回、枯荣交替中,它依旧立在这里,每年的春季都会从不迟到的发芽,到冬季在毫不留恋的枯死,到下一个春季再度如约、从不迟到的的发芽。
  没有人要求它这样做吧。我这么想过。
  应该没有吧。
  可他依旧不避风雨,不畏烈日,年复一年的将时间刻在自己的身上,变成那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依旧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在这里,我曾好奇地问过父亲:“爸爸,你说,树为什么要有年轮呢?”
  父亲笑得很祥和,轻轻摸了摸我的头说:“因为啊,对于树来说,时间就是它们唯一拥有的东西了,他们当然要认真的记录下来了啊。”
  我歪着头,想了想又问:“那它为什么要把年轮小心翼翼地藏在肚子里呢?难道还会有人来偷这些东西不成?”
  父亲突然不说话了。他起身,抬起了头,望向了那一片记忆中还是干净透明的天空。许久,他才开口:“没错啊。它怕有人来偷走这些东西。”
  “爸爸骗人!谁会要这些没有用的轮子啊?”
  “呵呵,爸爸可没有骗你。你要知道,树拿走了时间,可时间不愿意啊!于是它总是喜欢趁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把时间再偷回来。”
  “吱呀”一声,深厚的门被人推开。我转身,看见父亲正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突然发现,记忆中那个总是满脸祥和笑容的父亲,如今脸上已经布满皱纹,满头凌乱的银发。
  我低下了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父亲走过来,满是感慨地看着树说:“你还小的时候,总在这树下量身高——看看那一道道的刻痕,却是不知不觉中才发现,你都比我高一头了,呵呵,”父亲看着我,眼中闪烁着欣慰之情,“时间可过的真快。”
  我也笑了笑,给父亲搬了摇椅,说道:“光知道说树了,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也满头白发喽。”
  父亲尴尬地摇摇头,然后躺在了摇椅上,一边轻摇着摇椅一边说:“是啊,我也老喽——我也应该老了,你看这院子,都要拆迁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啊。”他扭着头环顾了一圈这个院子,似乎还想将更多的回忆装进脑袋里,但最终只化为一声轻叹,伴着他眯起了眼睛。
  我也跟着感叹了起来:“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而今天一收拾完东西,就再也看不见这个家了。”
  当我说到“家”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父亲的身子颤了颤,身形像立刻苍老了不少一样。
  看着父亲有些沮丧的样子,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透过父亲满头苍苍的白发,那些积蓄了半辈子的话一瞬间全涌上喉间,却全堵在了一起而说不出一句话。
  许久,父亲轻轻地睁开了眼,喃喃地问道:“时间,都去哪了呢?”
  我清楚的看见,那一瞬间父亲的眼角有点点晶莹的泪光。
  我慌了,想安慰,却又找不出安慰的话,只好悻悻地转移话题,逗父亲开心:“您还记得么?小时候您说时间都被偷走了,兴许咱的时间也被谁偷走了不是么?”
  父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那棵树,一句话不说。
  我尴尬的站在他身后,坐立难安。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风缓缓吹过,那棵树的枝桠上却没有可以飘动的东西了,整个院子显得寂静、冷清。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