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

中国儿童资源网

放弃

  依然记得,在儿时的某一天,我由于忘记做当天的值日而被老师训斥,于是在班里的小朋友都背著书包高高兴兴地回家的时候,我独自一人被留下来扫地。当时又委屈肚子又饿,眼睁睁地看着人一个一个地走光,眼泪突然涌了出来。那时候,感觉真孤独。

  “需要我帮忙吗?”充满笑意的声音从门外撞进来,跳入了这一屋的尘埃里,很突然但却令我惊喜。转身,一个小女孩歪着脑袋站在门口,毛刺刺的头发,玩世不恭的模样。

  于是在那个被余晖洒尽的教室里,两个小女孩举着扫帚穿梭于桌椅之间,虽然灰尘塞满了耳鼻口,可她们彼此欢笑着,最后又一起回家……

  这是我对飒最初的记忆,从那一天起,我们成为了朋友。

  以后的几年之中,我们总是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我们看着彼此的头发一天天变长,看着彼此的着装渐渐地不再幼稚。可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照旧在教室外面一边看书一边等飒。班主任板着面孔对飒说教,飒耷拉着眼皮带着浅浅的笑,镇定地站在班主任面前,毛刺刺的头发在金色的风里跳跃。我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或者说是一种蓄意待发的恐慌。我清楚地知道班主任曾经多次找我的目的。她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不要和飒处在一起:“你是好学生,有梦有追求的。飒是差生,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和她在一起能学到什么?你也要想想你父母,如今你的成绩下降了三个名次,你说……总之,薰莸不同器。”

  薰莸不同器。我默默地低下头。是么?飒是莸,我是薰?

  我手中的书被抓出了皱褶,像被我卷得七零八乱的思维。的确,飒是个差生,可她总是乐于帮助我,是我的好朋友……也许成绩下降不是她的错……

  可,也许是她的错。我没有等她出来,一路狂奔回家。曾经她陪我看病,曾经她和我共享一个苹果,曾经她替我打抱不平……有许许多多个曾经,可我不能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不能让老师再为我操心……我需要做一个决定。

  于是第二天我找到飒,告诉她我的意图。经过一个思想清晰的夜晚,我变得平静,我要放弃这份友情。而令我吃惊的是,飒只是平静地浅笑。她说,好。然后转身离去。而我,竟毫不悲伤。这长达几年的情谊,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抹掉。

  回到教室,我打开课桌准备上课,而当我抽出书本时,竟发现里面有一只布偶和一封信。缓缓打开信封,上面是飒认真的笔迹:“嗨,友谊5周年快乐!爱你的飒。”这是之前放的吧。

  突然眼睛就湿了。对她的信,对她早上佯装的坚强。我突然明白:两种放弃,一种是抛弃,另一种则是舍弃;两种心情,一种是自私,另一种是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