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评价生命的形态

中国儿童资源网

理性评价生命的形态

  苦艾卑贱,因其随处可见,在农人的锄头下仍不顺遂人意,自顾生长;扶移雅致,因其生命顽强,整个春天和夏天的铲除都未能将其消耗殆尽。

  二者拥有莠草这一相同的生命形态,却因着眼点不同而得到两个截然不同的评价。角度不同,其显现的侧面也不同,以人的需要为转移。于我们而言,卑微与雅致,需要我们理性评价生命的形态。

  对待精力旺盛的莠草尚且有两种说法,更不用说在城市徘徊的小人物。与城管打游击的小摊贩,有人同情他们为生计而奔波,有人却斥责其对城市形象的破坏;无力租房而蜗居于地下的井底人,有人关注其悲惨的境遇并为之呼吁,有人却冷眼指责其占用了公共资源。不同的声音激荡,带来的是加强城管队伍的建设与封堵井口。对那些顽固斗争与努力的人们,我们不能只以自己的立场来俯视,也不能仅以底层人的视角给予肯定,应理性评价这样的生命形态。当然,我们不能囿于卑微与高雅与否的评价中,而是在评价过后,以行动来促使矛盾双方向有利方向转化。毕竟卑雅之间,生命至上。

  然而,卑雅之分并不十分受用于文化形态。我们无法以雅致与卑贱来评判多元的世界文化中的任何一支,毕竟各民族的文化并无高低优劣之分,全盘西化与固守传统都是傲慢与偏见的表现。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一些屡禁不绝的落后与腐朽文化精力旺盛就赞扬其生命力的顽强。毕竟雅致的符号也无法掩饰其顽固卑贱的本质。而对于娱乐至死的大众文化、日渐消靡的传统经典,我们无法以人气与访问量来批评或赞扬,来评价雅致与卑贱,我们更不能让真大师在风中凋零,让伪大师成为文化的口红涂抹在时代的嘴唇上。

  不是所有的形态都能以高雅或卑贱来评判。诚然,我们应一分为二的看问题。但是非高低间没有中间立场。我们应理性评价生命的形态,只为利己的言论切不可取,只为哗众的说法也须摒弃。尤其是掌握了话语权的人们,似乎不解构英雄,嘲讽主流就无法显示其理性所在;似乎不从众发声,抱团声讨就无法突出其评价所在。理性评价各种形态,生命也好,局势也罢,都需站在正确的立场,以正确的角度发声。

  苦艾亦呼扶移,同种生命形态因其特点置于不同的场景下会得出雅致与卑贱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理性评价生命的形态,以付诸正确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