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与永恒的缝隙

中国儿童资源网

瞬间与永恒的缝隙


    Thereisnothinggoodorbad,butthinkingmakeitso。
    我一直以来都相信,你要留下的绝不仅仅是个短促的记忆而已。因为在你和蝎的身上,我看见了瞬间与永恒。
    金色的长发。冰蓝的眼睛。
    当你以飞翔的姿态出现的时候,我甚至想你是不是一只失群的鸟。因为你的样子,看起来太过放纵,太过自由,仿佛只是暂时收起了翅膀的鸟,不安分的鸟。
    轻松的语气。自信的笑容。
    如果你不是身穿象征罪恶的红云,恐怕没有人能把你和死亡联系在一起了吧。因为你身上没有丝毫邪恶的特质。没有晦暗,没有阴谋,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身为叛忍的你怎么可能没有血腥而残忍的过去呢,可是你从来不像受过创伤的样子,几乎让我们以为你的身份只是你的幻术而已。
    但是我想我已经足够明白你刻意掩饰的感情。
    你的不屑于大蛇丸,怨恨于佐助,依恋于蝎,仇恨却又依赖于晓,还有同情以及嘲讽于我爱罗,和那些顾影自怜的可笑忍者。
    假如你不是以这样的身份出现,也许今天的你也就不会落得这样一个戏剧而悲惨的结局。
    你太过于自信。
    你总是一刻不停地说着你所谓的艺术。蝎在的时候你们会争执,蝎走了以后每当不由自主地提起你的艺术,你和新同伴之间只剩下尴尬的沉默。你喜欢用陶醉的目光欣赏爆炸过后成为废墟的世界。你说只有一瞬间的美才称得上是艺术。只有爆炸一瞬间明亮而膨胀的世界才是你的艺术。而即使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刻,你也没有放弃过这份执念,你死在你的艺术中,只剩下摧残过后巨大的空洞。你用尽全力爆发出的灿烂光芒,也不过是短短一瞬间的事,你最终还是输给了佐助。这就是事实,你所珍惜的不一定不会失去,就像那枚刻着玉的戒指。而有的人即使再怎么挥霍也不会用光他所受的恩惠,就像鼬最后伸向佐助眼睛的手。
    但是你让人相信,你为此可以放弃生命。短促而辉煌的生命。
    我相信这不是年少气盛,也不是放肆的自我炫耀。
    只因为你想要告诉我们,你没有忘记自己的信仰。你即使是死,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会输在一个自己所不屑、所鄙夷的人手上。
    我知道你不会忘记那个天才傀儡师和你们之间的艺术。你不会忘记他说“迪达拉,我不喜欢等人”,将自己拥有绝世容貌的本体闷在巨大而丑陋的绯琉琥里,经过傀儡处理的声音干燥沙哑得像沙漠上吹来的风。你们之间有过的争执,你们之间有过的信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他所谓的永恒,和你所谓的瞬间,即是唯一可以相互依赖的存在。
    他最终也逃不脱这样那样的束缚,他死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你呢,在没有了一个可以相互信任的同伴以后,你所剩下的也只有常人看不到的孤独和无奈罢了。
    你喜欢鸟。因为它们看起来那么自由,可是当你飞翔的时候笨重的翅膀却显得像个累赘。因为那毕竟只是人工的暂时的自由,而你想拥有的,不只是那一瞬间。而现在你终于可以把整个世界都抛开,你终于可以脱离这些繁琐的束缚。
    不能说你没有梦想,只不过你的梦想和他们有所不同而已。你要的最完美的结局,恐怕也不过如此:在自己瞬间的艺术中,给自己的灵魂真正的自由。
    从此以后你才是真正的迪达拉??自由的迪达拉,而不是向往自由的迪达拉。
    王逸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