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前记

中国儿童资源网

过年前记

  只是会有一些事情,一些人,使我们独自一人的时候,会无声感伤,却没有任何悔改。有一些事情,一些人,提醒我们曾经照耀彼此眼目,粉身碎骨般剧烈,并依旧在想念。
  ——安妮
  
  我试图找回那已经失去的某些东西,当我用了惆怅的心情念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还是明显带着鼻音的,这样子自己听起来多了另外一番味道。我只是突兀的明白了,今年今日今时我读过这句话的感觉已经和当日的感觉不同了,究竟曾经是以什么样的姿势什么样的心绪来面对这些呢?
  
  那日,在酷狗播放器里突然又出现了一年前下载的歌曲,本来是已经不存在了,某日由于不小心全部都被删除了,此后我又增添了一些新歌,如今它们又回来了,会不会也觉得与那里的世界格格不入呢?可是我,却在这些日子里很想重新听听那些声音,啊,我想听那些很老很老的歌,想看那些很老很老的故事,想听你给我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在小荷里搜索着那些熟悉人的文章,可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大家的文章更新还是一如既往停在了去年过年时停留的地方,或者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动态。我知道,有些人已经不在了,我也清清楚楚的记得这里有一个人早已离开了我,我也不再去探寻关于她的消息,我们用恬淡的微笑送着她走不算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吗?我的留言板里没有太多的更新留言,我的作文本里也没有太多的更新,如同你们一样。我好像是一年没有来了,今年也没有收到小荷的贺卡,感觉很是失落呢。
  
  2010年我没有写太多的文字,也可以说算是懒惰了,没有文字可以写了。下半年里我上高中了,繁忙的生活日复一日。在十三班的日子里我渐渐的感觉到我喜欢上了很多人,上高中以后似乎变得开朗了许多,会和某些人去每日固定的地点吃饭,会在每个吃午饭的日子里抢班长的饭菜,我想我们会有那段排练小品的回忆,会有我们在斯诺克台球室里乐呵呵的观战的场景,会有在那个时候嘲笑庄“睡美人”打法的欢笑声。那些在平常的日子里叫我名字的声音如同暖流般温暖了我。诶,要过年了。你们快乐不快乐?
  
  下半年里,我喜欢上了很多人,和他们有过开心谈天的日子,有晚自习里讨论题目的争执,也有过与某某喜欢追同一个动漫的欢喜,我会怀念某某你在我无精打采呆在座位上的时候,拿着手机凑进我耳边,让我听那首云豆版的校歌,我笑了笑,对你说:“是云豆啊。”你好像也笑了吧。最近的一次,是在期末考的时候,我还未迈步走入教室的时候,你在教室里叫了我一声,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找不到用什么话来回答你,所以只是微笑,看起来像是在对他傻傻的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明白我笑的含义。其实,是很开心。
  
  那些所在某一个时期相处的很好的人,在时光的磨合的之下,又渐渐地远去了,我们似乎就是彼此生命的过客,短暂的却值得我去收藏的时光,如今在他们的世界里是不是像沧海一粟般,早已消失殆尽。这个学期的最后是在有师傅的时光里度过的。
  
  其实师傅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师傅不知道,我很在意他空间写的那篇叫做“无知”的日志,师傅的心情更新曾经说过讨厌自己。刚好在那一天,我趴在课桌上,执笔在一张白色的草稿纸上写下几个字:“我厌恶我自己,是的,憎恨。”那个时候我回头,看见师傅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望着远处,瞳孔里没有任何焦点,似乎是呆滞状。
  
  我也是同样的呆滞状,也同样现在在用这种目光望着世界。仿佛隔了好几个世纪,遗忘,被遗忘,只不过是一字之差。
  
  过年前整理抽屉的时候,初二那年所写的同学录还静静地躺在里面,等待人去发掘。很是好看的封面,翻阅开来,也只有那几页对自己来说是重要的。而在时过境迁之后,又会抱着不一样的心情来看待曾经某个人所写下的那些文字,读者的心情变了,那么作者呢。也许也早已忘记了当日以多少深情写下留言,也早已忘记了写下的内容。时间真的是很强大的东西,岁月催人老,更可怕的是在毫无预知的情况下,某些东西就那样子遗忘了。如果那些写下文字的少年在今日还能在某个瞬间在脑海里闪过你的名字,或者是突然想起这件正在做的事情仿佛哪年和哪个人一起经历过,那便足够了。那些单薄好看的纸张终究还是敌不过岁月变迁。
  
  有些时候反而更喜欢自嘲自己了。
  
  上高中以后,便也很少和以前的同学联系了。我一直都没有给M君打电话,也许在电话拨通的那一刻,会突然的词穷,也许还会谈到成绩方面,但这样子拼命的扯话题,永远也开不了口,其实我只是想说一句:“我很想你。”也许太过于矫情了吧。例如某个人经常给我打电话,到最后我们用沉默和均匀的呼吸声代替了谈话,那一刻感觉很尴尬。其实,到最后,如果是重要的人,也只是很想说当初分别了以后,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感觉怎样怎样的。谁也没有说出口,至于会那么的词穷,也会由于时光的推移在某些事情发生便发觉不能说了,也不能继续相信了。
  
  在成长的时光里,只有自己渐渐隐忍起一切疼痛,没有的是某个人轻轻的拍着你的头,和你一起坐在草地上看天空看白云,那样子的日子已经不在了。更确切的来说,是那个人也已经不在了。正如那句话所说的:“从头到尾认识一个人,其实,蛮难。”
  
  不管是年前还是年后,都想去看一个人,小学时代连任我们两年班主任的郑老师。我的小世界里他永远不会改变,永远会像父亲一样和蔼的笑着,就算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是记着我们的名字。这就够了。
  
  啊诶,过了很多年以后,你还会不会记得我?但曾有旧时光给我们幸福。
  
  有些事情要留到未来了。
  
  后记:
  
  大家新年快乐,明天就有好吃的了!啊诶,该去哪里蹭饭呢?
  
  BY: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