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成材启示!

中国儿童资源网

名家成材启示!

  老舍先生说过:“只有‘入口成章’,才能‘开口成章’。这位语言大师一语道破了背书对写作的重要作用。我国古今许多文人、学者学习语文都经历了熟读、熟记乃至苦读苦记的历程,记忆力也得到了惊人的发展。唐代韩愈自幼读书为文,日记数千百言,他自叙“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
  汉代扬雄:“能读千赋,则能为之”。
  鲁迅先生幼年读书时,背诵非常出色,能背诵《纲鉴》,后来他经常是整本书地背诵,无怪乎他写起文章来纵横驰骋,挥洒自如了。
  开明书店的主人章锡琛有一次曾对钱君匋和郑振铎说:“茅盾能背出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来。”郑振铎不信。章锡琛说:“如不信,可以赌一桌酒,请君匋做证人。如果背出来,这桌酒由你出钱;背不出,由我出钱。是不是赌一下?”郑振铎被章锡琛这样一激,就说定赌一桌酒。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在开明书店大家酒叙,席间有茅公、郑公、章公,还有周予同、夏丐尊、顾均正、徐调孚和钱君匋,以及两位女士。席间章锡琛请茅公背《红楼梦》,并由郑振铎指定一回,茅公果然应命滔滔不绝地背了出来,大家都十分惊讶。可见茅公深厚的古典文学的造诣。
  巴金说过这样一段话:“我背得较熟的几部书中间有一部《古文观止》(育心名《文学启蒙》)。这是200多篇散文的选集;从周代到明代,有传、有记、有赋、有论、有祭文。里面有一部分我背得出却讲不清楚,有一部分我不但懂而且喜欢,像《桃花源记》《祭十二郎文》《赤壁赋》《报刘一丈书》等等。读多了,读熟了,常常可以顺口背出来,也就能慢慢地体会到它们的好处,也就能慢慢地摸到文章的调子。
  摘自:巴金《写作生活的回顾》
  史学大师钱穆能背诵(诗、书、礼、易、春秋),《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与《朱子章句集注》,《庄子》、《老子》、《史记》。 
  张恨水14岁前就能背诵《三字经》、《论语》、《孟子》、《左传》、《大学》、《中庸》、《诗经》、《书经》、《礼记》、《易经》、《千家诗》、《古文观止》。
  熊十力能背诵很多书,后来他著书立说,案上仅文房四宝,而没有一本参考书。
  张寿康四岁时,字虽不识,却能背诵《千家诗》多篇,至八十年后,仍记忆犹新。
  为什么大师离我们越来越遥远?
  看看,刚才历数的,都是名人。而在中国历史上,类似的名人灿若群星。即使是离我们很近的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和今天安定和谐富足的社会相比,动荡,混乱,贫穷……然而在这样的背景上却诞生了一大批大师级的人物!鲁迅、胡适、蔡元培、赵元任、郭沫若、茅盾、沈从文、巴金、钱钟书、老舍、梁漱溟、陶行知……这只是信手拈来!因为这些人物的存在,中国现代文化的星空才显得格外地璀璨绚丽,才在世界文化的长河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这些大师是怎么成长起来的?这些大师大多接受过严格的传统的私塾教育,在少年儿童时期强记背诵了大量经典著作,从而打下了宽厚的传统文化根基;现在我们拥有了现代化的教学设施,有了系统的教育理论和教学方法,但这一切很大程度都成了谋取考试高分的工具。大师成长的氛围没有了,经典诵读的传统课程没有了,读书的热情异化了……我们变得越来越急功近利,越来越浮躁,分数几乎成了教育的灵魂。
  有关部门进行的全民阅读调查表明,中国国民的阅读率几年来持续走低,保持阅读习惯的不足5%。相反,“快餐式阅读”“浅阅读”大行其道。